企业债发行,尤其是城投债和平台债的发行和承销,利用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或地方政府信用担保的常规操作,将彻底告别历史舞台。

  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日前也发文正式强化企业债发债主体资质,严禁涉及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的虚假陈述、误导性宣传。并据此对各类中介机构,在进行地方城投债及平台债承销过程中做出了进一步的明确约定。

  两部委四大举措强化发债主体资质 
  就在地方政府陆续爆出撤回或作废担保函之际,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财政部在春节前的最后一周,联合发文强化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

  在这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下称《通知》)中,两部委明确表示,要进一步发挥企业债券直接融资功能,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

  通知内容主要有四方面,一是申报发债企业或项目资质要求,二是对有各类补贴或政府资金支持的企业和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发债申报要求,三是严格追责承销商等中介机构,四是对地方政府及地方发改委的具体要求。

  其中,对申报发债企业或项目资质要求约定最为详细,提出了四大具体要求。

  第一,要求申报企业应当建立健全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管理决策机制和财务管理制度,严禁党政机关公务人员未经批准在企业兼职(任职)。具体而言,要求申报企业拥有的资产应当质量优良、权属清晰,严禁将公立学校、公立医院、公共文化设施、公园、公共广场、机关事业单位办公楼、市政道路、非收费桥梁、非经营性水利设施、非收费管网设施等公益性资产及储备土地使用权计入申报企业资产。

  其次,明确规定申报企业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企业自身财务信息和项目信息等,支持投资者有效甄别风险,严禁涉及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的虚假陈述、误导性宣传。

  第三,规定申报企业应当实现业务市场化、实体化运营,依法合规开展市场化融资,并充分论证、科学决策利用债券资金支持投资项目建设的必要性、可行性和经济性。《通知》规定,申报企业应当依托自身信用制定本息偿付计划和落实偿债保障措施,确保债券本息按期兑付,切实做到“谁借谁还、风险自担”。

  《通知》最后规定,纯公益性项目不得作为募投项目申报企业债券。利用债券资金支持的募投项目,应严格执行项目资本金制度,并建立市场化的投资回报机制,形成持续稳定、合理可行的预期收益。

  主体评级严禁挂钩地方政府信用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通知》明确规定发债主体严禁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

  对于这方面的内容,几乎贯穿《通知》全文。在发债主体资质方面,首先明确指出“严禁涉及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的虚假陈述、误导性宣传”。并对信用评级机构做了详细的业务指导,要求这些机构应当基于企业财务和项目信息等开展评级工作,不得将申报企业信用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相关企业申报债券时应主动公开声明不承担政府融资职能,发行本期债券不涉及新增地方政府债务。

  同时,《通知》在发债申报企业提交申请时也做了明确规定,严禁以各种名义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为其市场化融资行为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

  不仅如此,对违规融资和担保的发行人、中介机构等还要进行严厉追责。《通知》规定,对经有关部门认定为因涉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和担保活动的申报企业、承销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信用评级机构等主体及其主要负责人,加大惩处问责力度,纳入相关领域黑名单和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归集共享,实施跨部门联合惩戒,及时公开通报,并限制相关责任主体新申报或推荐申报企业债券。

  而值得一提的是,国内从事信用评级的机构,在对城投债和平台债发债主体进行评级时,主要参考的指标几乎无不包含地方政府的信用和财政实力,甚至地方政府的信用和财政实力还是评级机构在对发债主体进行评级时参考的主要指标之一。比如,总部位于深圳的鹏元资信对城投公司主体评级主要参考的第二大指标也是地方财政实力。鹏元资信认为,地方财政实力的强弱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城投公司的资金流转及利润水平。

  除了鹏元资信,大公国际、中诚信、上海新世纪等评级机构,在对平台债或城投债主体进行评级时,地方政府的信用和财政实力都是主要参考因素和指标。甚至一家大型评级机构直言,地方投融资平台的信用等级由两大因素决定:其一,平台企业所属地方政府的信用;其二,平台企业自身的信用。

  “严禁信用评级挂钩地方政府信用,而且违规者除了发行人,还将对中介机构进行严惩,这将考验评级机构及发债中介机构的执业水平。”某上市券商债券团队负责人分析说。

  遏制地方政府债务,城投信仰逐步终结
  对于地方政府债务和城投债,监管其实一直不断。其背后的目的,和这次《通知》一样,都是为了“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

  2014年以来,监管层先后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43号文)、《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财预〔2017〕87号)、《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88号文)、《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50号文)等监管文件,规范地方政府融资行为,剥离城投平台地方政府融资职能。

  《通知》进一步对申报企业的资质进行了规定,强调纯公益性项目不得作为募投项目申报企业债券,严禁政府人员任职和兼职,严禁将公益性资产和储备土地使用权作为企业资产,再次强调了“谁借谁还、风险自担”的原则。

  在以往的城投债体系中,棚改、保障房等公益类和社会保障类项目由于具有政府回购等保障条款,往往受到市场较高认可。《通知》规定纯公益性项目不得作为募投项目,对于之前市场认定的公益类、准公益类和社会保障类项目能否作为募投项目进行申报尚需监管进一步明确。同时194号文对于通过PPP进行地方政府变相举债的行为进行禁止,政府付费类PPP项目或将进一步受限。

  西南某上市券商债券团队认为,城投平台与地方政府关系密切,承担着地方政府融资职能并获得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但是近年来,随着中央对地方政府债务的管控进一步加强,城投平台的政府融资功能被剥离,部分融资平台存在转型困难、生存艰难的局面。随着内蒙、天津等地GDP挤水分后,一些地区的政府债务风险在逐步暴露。

  “在大监管、去杠杆的大环境下,城投企业也将承受阵痛,城投信仰将逐步终结。”上述债券承销团队负责人认为,随着我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地方政府及城投平台原先野蛮、混乱的发展方式将被淘汰。